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寡妇的爱欲
寡妇的爱欲

.
年轻医学士大场武,今年二十九岁,曾经和御茶冰女高毕业之牛冢国子举行结婚,同时在当地开业,是间内科
医院。


国子在她的同学间是非常有风评的美人,且很温厚,少见的少女。


他们两人的新婚,旁人看起来是非常的美满。


今天是好久以来难得的星期天,带着爱妻国子去镰仓,江之岛游玩,到达东京是傍晚的时候。


当时从邻车室下来一位日本人中很少见的彪形女人,看到国子叫了一声。


「你不是牛冢小姐吗?」国子看到她时很亲切的。


「啊┅利子小姐,久违了!」二人跑近紧紧的握着手,利子偷看了阿武一下。


「国子恭禧了┅我叫错奶的姓名,因为奶已经结婚了,他是你先生大场先生吧,不给我介绍吗?」国子有一点
害羞的脸红了。


「好,给奶介绍。」回头看了自己的丈夫。


阿武走过来。


「我是大场武,请奶多多指教!」利子回答说∶「不敢当,我才是要请你多指教。」这样二人伸手握着,阿武
轻轻地握。


看到潇洒的青年绅士时,利子的眼神亮了起来,用力握了他的手。她和男爵的丈夫分开,有所谓男爵夫人的尊
称。


和有庞大的遗产分配,还有妖艳无比的大好身材,兼备有近代化之美貌,尚是年轻的她过着放荡生活,身边聚
集一些男士。在家就是音乐、麻雀,在外是名轿车兜风、逛百货公司,或剧场、舞场,日夜追求欢乐。


和她有关系的男性有十几个之多,但是她在这里面挑不出来一位适合她的。


而藏着如野兽的野心,一有机会就用她那美丽又肉感的身体加以挑战。


但是身边那些人对她来说是毫无价值的。


饥饿於男性的利子,现在偶然看到阿武时,觉得发现了好的男性。


这二位女性,边说过去的事,边走出车站。


利子停下脚步,同二位欠身∶「大场太太,我要失陪了!」「不送了,一定要来玩啊!有很多话要说。」这对
夫妻叫了一部过路的计程车,相随地坐下去。


目送这个光景的利子亮了妖艳的眼睛┅一会儿浮出冷酷的笑容,然後往丸内高楼那边走去了。


几天後─利子洗好澡,显出丰满的肉体,吹来凉爽的夕风,她半躺在沙发,边观望将下山的夕阳,边在想大场
武这个人。


「对国子是对不起,但是那个男人我非得到不可。」近六十公斤丰满的肢体,旺盛的精力,是不堪禁欲的。


利子按了铃叫佣人。


「你打电话给医生,告诉他太太急病,叫他出诊。」「是,我知道了!」佣人以怀疑的面孔退出。


一会儿佣人来报告说,大场医生马上会来。


利子心中计划要引诱大场而静待他来,经过大约二十分钟後,听到车子从大门进来的声音。


「你终於来了。」笑容满面的她,布置好的毒网,有小雀将要勾到,心跳动的等待其出现。


被佣人带进来的大场,以为利子躺在床上,但意外地,满面笑容地来迎接他。


大场一问。


「啊┅哈哈┅大夫┅谢谢你及时出诊,刚才突然发生胃痉挛,痛苦不堪,现在已经好了,真是太对不起。」「
那真是太庆幸了。其实国子一直催我要快去快去,所以连衣服都没有换就来了。」他是随便披着一件双重的和服外
衣,利子看到这个模样,觉得可以很随便。


「那是太对不起了,反正你专程劳驾来了,所以我们聊天一下吧。」拿一个椅子要请他坐下。


「不,我别的地方还有要出诊的地方,下次再来吧┅」他辞退了。


「不要这麽说了。请请,不要客气。」这样被迫坐了下来。


利子从酒橱取出洋酒请他。


「哪,太不敢当了。」用有弹性细柔的玉手给他倒酒,一方面跷着脚,摇动摇动给他看。


穿着最新型的洋装,从那短裙以下现出没有穿袜子的曲线美,可以看到大腿。


旋转跃动之肉体美,阿武自制不去看她,但自然视线会往那边去。


微醉於洋酒的气氛,会引人热情的妖艳肉体,阿武终於被迷的连爱妻国子也已经不在脑里,渐渐地倾心於利子。


看有机可乘的利子换坐沙发椅,而邀大场也过去。


「大夫过来这边,我想要听听你新的知识。」「什麽新的知识,我怎麽会有,这一方面的话反而要请教夫人啦。」
说着说着,酒一杯又一杯,阿武终於坐在她的身边了。


利子用着妖娇恼人的眼神瞧了阿武一下。


「大夫,我实在很寂寞啊!我可不可以偶而来代替国子吗?大夫!」边说着,脸靠近阿武。


从利子身体发出之强烈异性肌肤之香味,搅乱了阿武的官能。


阿武假醉地躺在沙发,嘴唇自然往充满热情的利子之嘴唇,暖和的喘息更使阿武的血液逆流。


利子的右腿边会感觉到阿武的阴茎勃起的如棍子一样硬棒在打脉博。


利子抓了阿武的裙看一下,然後发觉到不堪於情热,而硬得像石头一样。


利子脱掉自己的内裤,同时要阿武脱掉内裤,然後抓着裙裙把他拉过来。


过着长久的单身生活,找到这个难得的精力发散地的利子,有如暴风般强烈的性欲使的全身血管的血液都变倒
流,阴门已经出现淫水。利子亲自抓阴茎套阴门,很顺利地被吸进去。


成熟的膣口,其味道之好,这种未曾感受过的阿武,现在将要赐于他。


利子休息再做,做了再休息,已经出来二次,而阿武已经出来三次,已经酥软了。


阿武恶梦初醒,回复意识,深深地後悔与自贵而烦,而开车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了。


贞淑的妻子,国子等待已久。


「我回家途中,碰到以前的朋友,被拖去咖啡店喝醉了。」很难过地藉口来欺骗纯情的爱妻,越想越後悔自己
的不贞的下劣行为。


但是那成熟的利子的妖艳丰满的肉体使医生阿武不能自拔地又陈仓暗渡起来。


利子抢夺了那麽温和的国子之丈夫,心内有点难过。为要解脱良心不安,有一天买一些高贵礼物去拜访她。在
那个时候,利子又有所收获。


和国子热烈谈天之馀,谈到大场的同乡「上村」。


「他是坚守道德的人,等一下他会来。」国子将上村介绍给利子。


没多久他果然来了,所以一起到外面沙龙去吃饭。


利子经国子介绍後,对稳重、年轻的这位青年立刻倾心。


从刚才就听国子介绍说,上村今年秋天要和未婚妻结婚。


利子对这位守节之童贞更是野心满满。


利子情热的眼神将使人家要为自己的快乐欲望而牺牲,想到这一点她喜不自禁。


各人谈笑风生,散会时是将近九点。当要告别时,利子说∶「我想坐车回去,上村先生是否能送我回家?你可
以顺便用那个车子回去。」撒娇的拜托他。


「当然了,我来送奶!」上村说不定也受到那色彩浓厚的引诱的压迫感,想要早一点离开,但是终於离开不了
答应她了。


车子到家面前的时候,利子不让他回去,强拉他进房。


「到仇人家也要喝杯茶才走啊!」利子这样说。


「不,但是┅」上村再说不下去了。


利子让上村坐在沙发,拿出洋酒敬他。


「我不行,不大会喝。」这样,她也给他倒满,拿到他嘴里。


「你不要给我难堪,至少要喝一杯。」上村终於喝下去了。


「啊┅」太过勉强的喝下去,但是後悔不及。


「卡!」血液倒流般地,全身一时大醉。


利子看到这个样子,脚挂上椅子脱掉她的袜子,跷起那丰艳的赤足双脚。


恼人的那个大腿,藏在那深处之阴毛,想不要看,它自然会夺目。


我怎麽这样傻了?


此地,我必须尽速离去┅我在这里长时间下去糊里糊涂纯洁受到污点时,对我未婚妻要怎麽交代。


不、不能交代┅我面前的是什麽?是妖妇、是污女┅怎麽可以斗输呢?


地想用力站起,但如千金钟压在上面,站不起来。


利子妖艳的大腿及阴部的诱惑搞乱他的心。


地想要消除恶梦般地左右甩头,但是杯里的酒又再一口喝下去。


一直在看这个样子的利子知道红柿子红熟时自会掉下,利子又给他倒酒了。


「上村先生,我一个人非常无聊,请你慢慢陪我好吗?我来换一下衣服,今天晚上我们好好聊天吧。可以,对
吗?」利子站在墙壁旁边脱掉衣服,剩下一件透明的薄衬裙,透过衬裙看得到的一双大腿加一件透明内裤,引诱了
他的情欲的发动。


她的肢体感觉是软的,没有感觉有任何骨头那麽细柔。


好像象牙般的亮亮的肌肤。


充满着脂肪的平滑的肉体,里面藏有精液,身体全部就是一个性器。


想要抗拒这个恼人之情,他一直喝下洋酒,但是反而帮助他加强情欲之邪气。


(柿子掉下来了。)利子回来他的身边。


「你喝醉了,到那边去休息一下吧,快┅」利子扶他起来。


眼看力尽的小羊,利子的眼神是像饥饿於邪淫的疯狂蛇眼一样的妖眼。


慢慢接近他的脸,然後吻着失去抵抗力的他的嘴唇。


然後,她的肩膀伸入他腕下,扶他去床上睡,赶快脱掉他的裤子,自己也脱光光,靠近他侧卧下去,拉着男的
嘴唇,伸右手去抓阴茎。


那是很了不起,龟头肥得一把手,那麽大。


摸在手里感到舒服,上上下下玩时,利子升起淫情来。


「好大啊,这个一定很舒服,你终於属於我的了。」一直摸龟头。


「未婚妻知道时不知道要多麽的生气,但我能够争夺童贞实在太好了,你现在生气也没有办法啊!」利子翻身
趴在男人上面,把发怒的阴茎抓来阴门套进。


阴部已经淫水湿淋淋,把阴核磨来磨去,已经兴奋起来了,所以用腰一压二压,因太大还是不能顺利压进去。


把流出来的淫水涂上龟头再把他压下去,大阴茎也好不容易全部消失了。


上村不知道突然想着什麽,挽回理性,想要逃走时,利子有力的手腕控制着他的脖子,用全身压住他。


万事皆休!


可怜,上村至二十六岁为止的贞操为妖妇之淫欲所蹂躏。


利子随心所欲的玩弄。出了二次,上村也出了好几次——到这个时候,力尽时才准他回家。


他苦恼了好几天,如淫药效退後之美女的诱惑─他终於无法打胜。


二次、三次、五次如被吞饮去一样地变成她的俘虏一样,自然会溜进去那阴门了。


他今天头一次进去利子的浴室,浴室中央有一个大型的浴槽,很乾净的大理石台上面排着各种化妆工具。


他第一次看到这麽华丽的浴室。


利子洗好澡,显得气色很好,现出胸部的大乳房,开开电扇吹凉。


「讲进来!」她招呼他。


杂谈一下,利子靠近上村加以接吻。


她又燃烧起情欲之火了。


「今天要脱光衣服。」「要裸体吗?这样吗?糟了!」「什麽糟?赶快脱光!」上村脱掉内裤,利子也全部脱
光。凝视女人的裸体时,男人是怎麽样的被淫情所吸引啊?


- 丝不挂的二人,互相享受这个感触,而紧紧抱着接吻。


紧张的快感振奋二人的身体。


利子肌肤发出的芳烈之香,刺激了上村的官能。


利子握住硬起来的上村阴茎时,上村也玩她润湿的阴部。


一会儿膣内淫水湿淋淋,上村赶快拿裙裙插进去。


只是手的感触还不满足的利子,偏出半身来欣赏阴茎,受到妖邪的冲动,把阴茎拿来嘴里,把龟头轻咬住,用
舌头舔龟头,这样来享受人生至上的快乐,能过充分发挥情欲的成就,全身溢出之快感,喜不自禁也。


情欲之尽是世界之末也┅他和她的爱欲游戏不知道继续到何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