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和少妇周洁的故事
我和少妇周洁的故事

.
今夜是令我血脉沸腾的一夜,也是我梦幻成真的良宵我走入房间时,看见周洁已经坐在床边,我真是又惊又喜,
然而她一直垂着头。我走到她身边坐下,她仍然没有说话。不过,我要看见她丰满的身材和俏丽的面容,就已经情
不自禁了。


我轻轻拉住她的手,她微微一缩,但并不是完全退缩,我乘机拥了过去,她的身体不禁一震。眼睛也悄然闭上
了。


我抚摸着周洁的手。她的手很白很滑,这我早已经知道的,每次看沈梓和她亲热时,都令我羡慕不已。


她虽然和沈梓结婚三年了,却一点儿也没有走样,她还是美艳如昔。她嫁给沈梓时才刚满十八岁,现在看起来,
她的模样比结婚时还更有韵味。由他们结婚那一天,我对周洁一直就有一种莫明其妙的好感,我很想得到她。


我已经近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并不是没有女孩子想嫁给我,然而没有像周洁这样的女人,我是看不上眼的。


要能够一亲香泽,我是不惜代价,因为她令我夜夜难眠。有一次,我们一大班人到卡拉OK唱歌,我和林太合
唱过一首唱情歌,我就已经开心到整晚睡不下。


她的美丽不但是外表,还有她温文的性格,沈梓娶到她真是几生修到。和沈梓的谈话中,我往往不自觉地流露
出羡慕的口词。


朋友妻,不可戏,本来我也十分遵循这个戒条,偏偏我的心对周洁就一直是耿耿於怀,自从见到她以来,总是
形影难忘。


这次,沈梓因为经济不佳,而向我提出借贷,而我无条件就借给他了。


想不到沈梓自己提出一对条件,就是让出他的太大一个晚上。


初时我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然而他很认真地说道:「阿诚,你很喜欢我太太,我是看得出来的,这次如果没
有你的帮助,我是什麽都完了。所以我也想成你所愿,这事我已经和太太商量过而决定的,本来我是想在你托词时
提出,然而你是这麽慷概,真令我感动,所以我还是想把这个条件付加上,作为我们夫妇对你的感激」我虽然觉得
不应该乘人之危,无奈这条件实在相当吸引,於是我也兴奋得不能再扮君子了。所以,今晚我就完全替代沈梓,而
且借用了他的房间、他的床。


我温柔地问她:「用不用冲个凉呢?」她一直垂下来的脸上出现微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我向她脸颊,向她的小
嘴投过去无数的热吻,周洁也被感动,她也伸出舌头和我接吻起来。


我开始抽送,周洁也主动向我迎凑。在其他女人身上,我可以很持久的,但是这时我知道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於是我说道:「周洁,我太喜欢你了,我现在冲动极了,可能要让你失望哦」周洁喘着轻说道:「不会的,你已经
让我很兴奋了,再说,沈梓让我陪你一个晚上,今晚我是不睡了,你爱怎麽玩,我都顺从你呀」我听了她的话,登
时火山爆发了。我的精液射向周洁的子宫。她也热情地拥抱着我,直到我停下来,仍然把我紧紧抱住。


完事之後,我把周洁抱到浴室,我和她在林家的浴缸里鸳鸯戏水,这时周洁已经不像刚才那麽羞涩了。我替她
冲洗阴道,她也替我冲洗阳具,我们互相戏弄着对方的性器官,她又把我的龟头含入她的小嘴里。我的阳具立刻又
硬起来了。


我摸到她的屁眼,笑着问道:「沈梓有没有弄过你这里呢?」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过如果你喜欢,我
也可以让你玩。」我说道:「我是喜欢的,不过好像太委曲你了」周洁笑着说道:「不要紧的,不过那里很紧的,
又不太乾净,你要趁现在好多肥皂泡,比较润滑。」我又涂了许多肥皂沫上去,然後用力把阴茎挤入周洁的臀缝,
周洁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我的肉棒插入之後没有立刻抽送,我让她坐在我怀里,却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和阴户。我
用手指挖她的阴道,同时也轻揉她的乳尖和阴蒂。周洁回头说道:「你真会逗弄女人,我叫你弄得全身都轻飘飘的。


我对周洁说道:「我想在你後面射精,行吗?」周洁笑着说道:「我已经说过,今晚让你爱怎麽玩,就怎麽玩
呀」我让周洁伏在浴缸上,我站在後面往她肛门里抽送,那里的紧窄不用说的。於是我不用很多时间,就在她的直
肠里射精了。


虽然两度春风,我仍然精神沂沂,我和周洁回到床上时,彼此都没有一丝倦意,於是我们开始玩花式性交,周
洁说她的屁眼有点儿疼,但是前面可以任我为所欲为。我们由「69」花式开始,接着是「坐怀吞棍」,周洁积极
地在我怀里腾跃,我亲眼见到自己粗硬的大阳具在她毛茸茸的阴道口出没。周洁玩累了,我就用「龙舟挂鼓」的还
是抱着她在屋子里到处走。在玩「隔山取火」时,周洁也把臀部努力向後撞,使得我的龟头深深地撞击她的子宫颈。


最後,我用「汉子推车」的花式把周洁送到最高潮,这时的周洁简直欲仙欲死了,她粉面通里多少也有些歉意,
但是我和周洁有一夜情,疯狂也是难免的了。


望望手表,才六点多。我还可以在临走之前和周洁亲热一番,但是周洁可能太累了,连我的肉棒插入她的阴道
都没有醒过来。也难怪的,一个良家妇女,有多少机会像周洁这样被我通宵达旦地玩尽肉体的各个器官。


我又一次在周洁的阴道里射精,才穿上衣服。临走时,我见到周洁肉体横陈,见到她美妙的身材容貌,特别是
那雪白玲珑的手儿脚儿,真是依依难舍。然而见到她两条嫩腿间洋溢着我精液的半闭阴户,则觉得油然满足。


(二)


自从和周洁过了那一夜,我不时都在回忆着那美好的时刻,但是我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在一次和周洁见面的
时候,我坦白地对她倾诉我的思慕。周洁婉转地解释她的立场,她说她虽然也喜欢我这个床上的男友,但她更爱她
的丈夫和家庭。


在我失望的时候,周洁又带给我一线新希望。原来周洁知道她丈夫很喜欢她的表妹杨清惠。她劝我娶杨清惠为
妻,然後和沈梓夫妇交换。就可以不时和我亲热。她说沈梓也看出我对他的太太一试难忘,於是和她商量过,决定
把太太的表妹杨清惠介绍给我。


这一日,林先生藉故离开家里,周洁则分别约杨清惠和我来到她的家中,她告诉我说:杨清惠是一个很听她话
的女孩子,要我喜欢,立刻可以让我证明处女的身子。


当我还未到时,杨清惠想到今天有可能要让我破瓜,显得有点羞怯,周洁却对她评头品足。


「杨清惠。」周洁说道:「你的身材真好」「好甚麽呢?」杨清惠羞涩地望望自己的身体说道:「我的胸围总
是及不上别人」「女孩子,要那麽大的乳房干甚麽?」周洁笑了笑说道:「你这麽大刚好合适,将来怀了孩子就会
胀起来的嘛」「我┅┅我底下┅┅底下还没有毛」杨清惠羞涩地说道。


「你现在还小嘛」周洁哈哈地笑起来道:「或者你有一天会密林遮道的,不过并不是个个男人都喜欢阴毛多的,
我已经告诉他了,他说他好喜欢白虎哦」「那种事会不会痛呢?」杨清惠又问渲。


「我当然会尽量安排,让你减少痛楚的。」周洁胸有成竹的说道。


当她们走出出客厅的时候,我刚好来到了,周洁赶忙来替我开门,并替我和杨清惠互相介绍着。


「杨清惠小姐。」我但觉眼前一亮,很有礼貌地说道。


「唐静。」杨清惠羞得低下了头来。


「杨清惠小姐,你很美丽。」我赞叹着她道。


「多谢唐静」杨清惠怯生生地抬头望了望我。周洁把我们招呼到沙发上,笑着说道:「我权充你们的主婚人,
首先徵求你们双方的意见。」杨清惠和我都望着她,使她感到了很是得意。


周洁像个婚姻注册官似的问我道:「你愿不愿意以娶杨清惠为妻」「愿意」我雄壮地说,因为这是周洁的安排。


「杨清惠,」周洁正色地对杨清惠问道:「你愿意将自己的初夜权献给阿诚吗?」「愿意」她怯生生地低声道。


周洁对杨清惠说道:「现在你可以先向阿诚证明你是处女。」「就在这里吗?」我奇怪地说道。


「是呀随便你啦」周洁说道:「沈梓今天不回家,这里就我们三个人啦」「你真要亲眼看着我把她征服吗?」
我笑着问。


「真的」周洁连忙说道:「难道你不同意吗?我也是护花有责哩」「护甚麽花呀?」我问道。


「我可不许你像野兽般对她的」周洁说道:「你要万缕柔情地、令她舒舒服服的受占领哦」「这个当然啦」我
说道:「我也不想做个辣手摧花手嘛」「那你们现在就开始吧」周洁说道。


「到那儿去呢?」杨清惠羞怯地问道。


「进房去吧」我提议道。


於是,一行三人就进入了周洁的闺房中,暂借大床作阳台。


一进房里,杨清惠就羞答答地主动地解除衣服。


「让我来吧」我站到了她的身旁,柔情地替她解除着身体上的一切文明之物,让她的原始躯体回复到自然。


周洁安然地坐过一边来,注视着我把杨清惠的衣服、胸围、内裤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然後接过来好好地挂在
衣架上。


杨清惠第一次在男人的面前把身体裸露出来了,她从未试过男人对她的裸体的观感,她期待着我能满意。


「太美了」我不期然地托着了她的半圆球形乳房说道:「一眼便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处女。」「你怎
麽知道的呢?」周洁笑着问道。


「直觉凭直觉」我笑着道:「你看,她的乳蒂是那麽的淡头,很痒很舒服。但又很不好受。


我柔情地吻了吻她,一双手指在搓弄着那微细的孔蒂。她也很激动,我是第一次准备尝一位清纯美丽嫩滑的处
女,要好好地欣赏一下了。我虽然也曾经试过三五个越南菲律宾和泰国的处女,但他总觉得她们并不如眼前这位女
孩子那麽美貌动人,那麽嫩滑可爱。而且并不包含金钱的交易杨清惠的呼吸声粗重起来了,她难耐地扭摆着身子。


「不用怕的。」我柔情地安慰着她。


「哦」杨清惠在微微地挣扎着,欲拒还迎着迁就我。我把她那两粒星星捏弄得挺硬起来了,我的手向下移动着,
滑过了她那平坦的小腹,进袭到那光滑无毛的境地去。


「你这里光洁无毛的,好可爱哦」我柔声问。


「听说你不介意,是吗?」杨清惠心慌意乱地问。


「是呀我不赌钱,没有别人那些避忌。」「你以为人人都有我这麽多毛的吗?」周洁笑着道:「你到底还是十
八岁的少女呀那是娇嫩的证明哩」「对呀」我轻轻地揉弄着她光滑的耻部。


「啊」杨清惠紧张地把大腿缩了缩。


「杨清惠」周洁忙说道:「你把心情放松些嘛」「我┅┅」杨清惠困惑地摇摇头道:「我实在很紧张,我不知
怎样可以放松?」周洁得转而对我说道:「你把前奏拉得松些吧」「我会的」我点点头说道。


「啊」杨清惠在我的抚弄下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声来。


「不要怕」周洁把杨清惠的一只手握到了自己手中。


我这时把眼神注视在她的水蜜桃上,这水蜜桃还未成熟,裂口很细小,蜜桃的汁水很少,并不似一些周洁那种
成熟的蜜桃那样能流出汁水。


我用手指轻轻地挑弄着杨清惠那裂缝。


「啊」杨清惠这时紧张得娇呼了起来,一只手把周洁握得实实的。


「她真是一个处女」「我也认为她必是无疑的」周洁笑着说道:「看她这个样子,我都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一
个确确切切的处女。」「那我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向周洁询问着。


「你也先把衣服脱下来吧」周洁笑笑说道:「让她先习惯一下嘛」「好的」我听从着她的劝导,松开了抚摸着
嫩肉的手,慢慢地站了起来,就要对自己来个彻底的解脱。


「怎麽啦你几时扯起个帐蓬了」周洁娇笑着注视着我,说道。


「这是为杨清惠所搭起来的哩」我笑着说道。


杨清惠在微微地喘息着,不时地偷眼张望我这里有多粗有多大,一定在担心着我会不会对她做成严重的创伤。


当我把内裤脱去,她们就都可以看到我那六寸左右长的东西在昂首吐舌地颤震着。


「啊我好怕」杨清惠忽然起身拥着了周洁道。


「傻女孩子,你怕什麽呀」周洁连忙搂着她道。


「他┅┅他是这麽长的」杨清惠口吃吃地道。


「不要怕他」周洁安为着她道:「任何的一个男子都是这样的呢」「但是┅┅但是我实在怕呀」她把脸孔埋到
了周洁的胸脯中。


我这时已作好了准备,我缓缓地走到杨清惠的身边,悄声道:「杨清惠,不用怕的,我不会伤害到你的。」杨
清惠稍微平静下来了,她把头转了回来,幽幽地对我说道:「你可要体谅我啊」「我会的了」我挺着了那硬硬的家
伙平静地说道。


「不要怕他嘛」周洁俏皮地拿起着她的手碰触着我那雄伟的东西。


「啊」杨清惠惊呼了一声道:「这麽烫手的」「不要怕他,紧捏着它,」周洁教导着她道。


杨清惠羞涩地点点头,一边把手掌收紧,捏实了我的硬东西,我笑笑,运用着阴力把那话儿颤了颤。


「哎哟」杨清惠赶忙缩手道:「它怎麽会动的?」这一下,连周洁也忍不住笑起来了,对我骂道:「你真恶作
剧,你可不要把她吓坏了」我笑着说道:「并没有吓她呀它本来就是会动的嘛」「杨清惠」周洁鼓励地说道:「不
要怕它,过去与他试试,在床上,男人到底不是我们女人手脚的。」「但是,他那麽长的」杨清惠伸伸舌头。


「你是可以容纳得下的。」周洁安慰着她道:「每个女人都有过这种过程的。」「那我就试试吧」杨清惠勇敢
地重新回到我怀里。


我轻轻地躺到了她身边,把她柔柔地拥抱着,一边在抚摸着她的身体,一边在亲吻着她的樱唇。杨清惠在我热
情的带动下,张着粉唇,迎接着我那伸缩自如的舌头在她的口腔内活动着。一阵阵的撩弄,一片片的温柔杨清惠陶
醉了。渐渐地,我的热情带起了她的春情,她也有样学样地把香舌撩到了我的口腔内,随着他的活动而活动着。


本来,我从来就不对处女抱有甚麽的要求,我认为,处女到底是及不上少妇那样有味,她之所以宝贵,就是由
於她是第一次,那是人家的母亲将女儿养到这麽大来让自己享用,但现在,我又有着新的感觉了,我认为:对着了
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有如是导师,正在循循善诱地指导着她跨出第一步。


(三)


我感到有点自豪,我我为自己正在对这个少女启蒙,让她真真正正地知道人生究竟是怎麽的一回事。


杨清惠现在已热情地搂住了我,一双娇乳也紧紧地贴着了我的胸部,我微微挺着自己那坚实的胸膛,让自己的
条条肌肉摩擦着她那开始肿胀起来的乳房。我更把自己那自鸣得意的肉棒,轻轻地抵触住她那嫩嫩的桃缝,挑诱地、
温情地轻触着。


它就有如是一柱火把,正在点燃着杨清惠肉体里蕴藏着的丰厚能源,爆出火花,呼起冲天的欲火来。


周洁这时在一边细细地欣赏着,她感到了杨清惠的纯真可爱,也感到了我确是个温情的男人。


「我要来了。」我带着了颤抖的声说道。


「啊」杨清惠柔顺地把双腿张了开来。我的喉咙间微微作响,我确是很冲动,但我强抑着自己的情绪。


「慢慢来吧」周洁低声说道,一边又紧紧地握住了杨清惠的手掌。


「我┅┅我好怕呀」杨清惠求救似地望着周洁。


「不要怕有我在呀」周洁向我打了个眼色。


我轻轻地凑了过去,把那硬硬的东西抵住了桃源肉缝,杨清惠的眉毛跳了两跳,她紧张得把眼睛闭了起夹。


我柔情地触了两触,然後轻轻一顶。


「哎哟痛死我啦」杨清惠呼天抢地的叫了起夹,在紧张中把双腿夹紧并拢着。


我不忍心再动她,轻轻地移了开来,并未能突入进去。


「杨清惠,你太紧张了」周洁叹了一声道。


「实在好痛」杨清惠尚犹有余悸地说道。


「再试试吧」周洁向我点点头。我听从她,稍为加上了点力,但在杨清惠的叫喊声中,我实在下不了手。


「她太乾了」周洁摇瑶头道。


「那怎麽办呢?」我也有点儿焦急了。


「这样吧」周洁忽然灵光一现,说道:「你就大在我的身上干吧待把你的筋儿浸润了,再移师突袭好了。」我
点点头,其实我早就巴不得再次和周洁亲热了。


「杨清惠」周洁柔声地对她说道:「现在你看住了,我是怎样应付他的,那你就可以减少很多顾忌的了。」「
表姐,我拖累了你了。」杨清惠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的」周洁道:「我们是老朋友啦,这次你表姐夫也同意我这样做的。」杨清惠坐了起来,她要好好地
看看周洁是怎麽干的。


周洁匆匆起床,把身上的衣服全脱掉,就这样光脱脱的躺到了杨清惠的眼前。


「我真羡慕」杨清惠说道:「你有这麽大个的一对乳房」「你将来也有的。」周洁笑笑。


「你也有那麽多长长的毛」杨清惠叹了一口气,似乎是认为上天厚彼薄此,她样样东西都似乎及不上人家的」
「你将来也有的,不过没毛也有没毛的好处,」周洁笑着对我点了点头说:「你说是吗?」我笑着对杨清惠说道:
「杨清惠,周洁说得对,你的宝贝一样都好可爱哦」我俯伏到周洁的身体上,一双手在拨开着那丛丛长草,找寻着
目标。


「你看着了。」周洁对杨清惠嫣然一笑,说道:「他就要插进去了。」我挺了上来,压了下去,就那麽轻易的,
两个身躯在紧紧地贴合着,再也难以找出一条缝隙来了。我们没有前奏,我们也不须前奏,我和周洁是紧密合作的
一对,我清楚地知道周洁的深浅,她亦同样知道我的长短,我们已经有过数次了。


杨清惠以奇异的目光注视着我们的动作,她很早便知道有这回事了,但她从来没有看过,更没有试过,想不到
这事情竟是如此羞人的。她不大敢看,但她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她终於把粉首垂了下来,偷眼斜视地看着。


她见到周洁正在被人骑在上面,粗重地喘着气,也看到我正在骑在周洁赤裸的身上,粗硬的大肉棒在出出入入。


终於,我停止动作了,我把那话儿拨出来一看,早已泪淋淋的沾满了周洁那充盈的桃源液汁了。


「啊可以了」周洁恋恋不舍地瞧着我。


「大概可以了吧」我低声说道。


「杨清惠,换你来吧」周洁有的依依不舍地坐了起夹。


「杨清惠又顺从地躺在床上,她学着周洁把两条嫩腿张开,双膝屈了起来。我这时又操起了那粗硬的大肉棒,
按紧着杨清惠那漠合着的肉洞儿。我一分一分地迫进着,每迫进一分,都好像要付出很大的力气杨清惠凤眉紧锁、
咬碎银牙地忍受着。我努力地迫进着,终於把头儿挤进去了。


但这时,杨清惠又在雪雪呼痛了,明眸中也滴下了苦泪。


「还是停一会见再想想办法吧」周洁叹了一口气。


「那我怎麽办?」我实在是欲火填胸,又实在不敢再迫入。


「让我来替你收收火吧」周洁又躺了下来了。我没二话,从杨清惠那里拨了出来,又插进了周洁的肉缝儿中。
紧接着是一场疯狂的拼斗,那也是合作的艺术。那更是兽般的发泄。犹如狂风卷起着暴雨,更似怒海沸腾了。


杨清惠坐在床上,觉得惊心动魄,她瞧瞧周洁的脸容,但觉她似笑非笑,似苦非苦的表情,真不知是何种的感
受。不过那叫声、呻吟声她却听得出来,因为她也是女人,亦有女人才可以体会到那是欢乐的叫声。


她真不明白,难道男人这样刺刺戮戮的,就能令一个女子感到快乐。就她刚才的感觉而言,那是迫裂的痛楚。


当然,更有着阵阵的痕痒感,但那种滋味她刚才是难以解释得出来的。不过撕裂的疼痛占据了一切,现在,她
看着别人在做,那种感觉又默默地来了。


这时,听得周洁又是一声重重的呻吟,跟着就静下来了。但是,我在催骑着,一条腰时充满着劲力般扭摆。周
洁又是重重的一下呻吟,声息更微了。我的腰肢摆动得更加剧烈了,接着,我一阵阵的痉挛,就像抽筋一样,真把
杨清惠吓慌了「你┅┅你们怎麽了?」她焦急地问道。


但是,我们并没有理会她,我们都沉寂下来了。


不一会,我慢慢移开了身体,然後再舒舒服服地仰躺在床上。杨清惠这时看清楚了,她清清楚楚地见到我那雄
伟的劲儿已不见了,而是颓废地倒伏在一边。


杨清惠再望望周洁,见她那桃门半闭,一些液流正倒灌出来。


「杨清惠,你都看到了。」周洁喘着气说道。


「看到了。」杨清惠点点头。


「这件事情其实是很过瘾的,舒服到不得了。」周洁叹着气说道。


「那我现在应该怎麽办?」杨清惠低着头问。


「我们先歇一歇。」周洁舒了一口气道:「等他回复元气过来那就好办了」於是,他们歇息了一会儿,三个赤
棵棵的男女就在大厅中忙开了。周洁进厨房中生火、她准备了一些午餐肉。


杨清惠忙着开罐头,但周洁却笑着要她把开罐头的事儿留给我做。於是杨清惠就忙着去洗杯、斟酒、收拾桌子。


不到十分钟,我们又围拢在餐桌上,高高兴兴地漫吃边说了。


当然,谈话的主题还是放在杨清惠的身上,我们在开解着她。杨清惠从未沾过酒,这时喝了一口,就辣得她要
命,粉脸地尽根插入。抽送了一会儿,杨清惠大概是体会到其中的奥妙,竟紧紧把我抱住了。於是,我努力地把她
推上高潮。然後在她紧窄的小肉洞里一泄如注。


良久,我才脱离杨清惠的肉体,见她的阴道口目中的地位。即时沈梓肯和我永久交换,我也肯答应的,所以我
们的计划照旧。什麽时候进行,我等着你的好消息了」周洁说道:「你这个男人,我有什麽好得过杨清惠呢?值得
你连这麽可爱的妻子也不要呢?」我说道:「爱就是爱,没法子解释的。」周洁说道:「你不怕将来的儿子是沈梓
的骨肉吗?」我说道:「是谁的骨肉我一样疼爱,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也知道我是个医生,沈梓不育的事
你可能不知道,但这是我亲自检验的结果,所以,以後如果你怀了孩子,也可能是我的骨肉哩」周洁说道:「这个
沈梓,难怪他上次让我和你做的时候,连吩咐我避孕都没有原来他还想借你的种,让我有孩子。」我说道:「这个
你知道就好了,千万不要怪她,男人有他的自遵心嘛」周洁说道:「我不说就是了。不过我还不想太早有孩子哩再
过几年後,我才替沈梓也即是替你生一个吧」我笑着说道:「最好你不要生,让杨清惠生一个给你们收养,这样你
就可以不必担心生孩子会令身体变型。」周洁说道:「这可不好,我也想做母亲的,到时还是自己亲生才合乎情理。」
我说道:「我们计划了这麽多,交换的事,杨清惠会不会同意呢?」周洁笑着说道:「你放心,杨清惠这女孩子太
纯了,我说什麽她都听的,要不刚才还能那麽顺利地得到她的身体吗?」我抚摸着周洁的乳房,说道:「今晚要不
要再来一次」周洁笑着说道:「我已经够了,上次你一个晚上就搞了我几次,我虽然好快活,但事後我下面都被你
弄痛了。」我说道:「那就真对不起了。」周洁笑着说道:「对不起的话就别说了,以後你对杨清惠也要小心一点
才好。你知道你发狂的时候简直不把我们女人当人吗?」我说道:「是吗?我怎麽不觉得呢?」周洁笑着说道:「
你净挂着寻欢作乐,当然不觉啦你对我这样就不要紧,沈梓虽然比你斯文,但我觉得还是让你粗暴时更刺激,不过
对杨清惠就不要这样了」周洁裸露在我怀中迷人的肉体使我不禁又要求她再来一次,周洁也只好答应,我们就在客
厅的沙发干起来,我把她的臀部伏在沙发的扶手上,然後举起她的双腿狂抽猛插。这次,我们玩了足足半个多钟头。


完事後,周洁坚持要我进房陪杨清惠。说是不能冷落新娘子。


此後,杨清惠果然成了我的新娘。她温柔贤淑,深得我喜欢。在蜜月里,她夜夜伴着寻欢作乐,我几乎把周洁
给忘记了。


有一天夜里,我太太对我说:「表姐打电话来,说了许多话,原来你们早有协议,但是我要问你,你真的不介
意我和表姐夫上床吗?」我搂住她说道:「我现在已经介意了,要你不喜欢,我们就拒绝交换吧」太太偎在我怀里,
说道:「我倒不介意你和表姐好,我已经亲眼见过的啦是我觉得我应该属於你呀」「是的,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
我又不能不理那个协议,真不知怎麽办是好」「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准备准备吧表姐叫我告诉你,她们今晚来我们
家。」「周洁这麽突然,简直没有商量的馀地。」「还有什麽好商量的呢?你们早就是旧相好了吗?」太太说着望
了我一眼。


「杨清惠,我实在不知怎麽说好,如果你不喜欢,不如叫她们不要来吧」「老公,我虽然不习惯这样,但是你
推得一时,总推不了一世呀不如我们就不要再出声,等我表姐来了再坦白对她说了吧」当天晚饭後,沈梓果然和他
太太来我家。沈梓见到我时,有点儿不好意思。周洁却似乎到了自己家里似的,她拉着我太太进房不知说了些什麽,
就出来叫她老公也进房去,然後她走到我身边来。她开始脱除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就脱得一丝不挂。接着她动手
脱我的衣服,把我也脱得精赤溜光。


她蹲下来,把我的阳具含入嘴里。突然从房间里出来杨清惠呻叫的声音,我连忙推开周洁跑过去。走到门口,
已经看见我太太赤身裸体地横躺在床上,沈梓身上也赤条条的,他站在床边,双手握住我太太的脚踝,硬硬的阴茎
已经插入她的阴户。正不停地在阴道中抽抽插插。


这时,周洁已经走过来,她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放心吧我老公还没有你那麽粗大,杨清惠不会有事的呀」
说完,周洁就把我又拖又推地拉到另一个房间。


周洁望着我说道:「我表妹很让你喜欢吧」我点了点头。周洁突然娇羞地伏到我怀里,幽幽地说道:「那你现
在不喜欢我了吧」我连忙把她搂住,亲吻了她一下,说道:「那里的事,我不过是第一次这样,心情比较不习惯而
已,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亲热过了,我们也开始吧」周洁伸出白嫩的手儿,轻轻握住我的阳具,说道:「你看你,刚
才还硬硬的,现在已经软下去了,都叫你放心,沈梓也好温柔的,他一向都很仰慕杨清惠,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了。


我说道:「我也是一向都很仰慕你呀」周洁笑着说道:「不过你早已得到我的的肉体,现在倒迷恋自己新婚太
太的美色了,对不对呢?」我说道:「也不完全对,因为你一直都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你感觉到吗?已经在你可爱
的小手儿里硬起来了。」周洁捏一捏我的阴茎,笑着说道:「还不够,让我吮一吮会更硬的。」於是周洁又俯首把
我的地龟头含入嘴里吮吸。过了一会儿,我们就上床干开了。这是我第三次和周洁交媾。她既不像头一次那样羞人
答答,又没有上一次在杨清惠面前示范那麽豪放。但是,这一次她在床上的表现最投入。我感受到了她在最高峰时
的那种震撼,那是杨清惠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的。


【完】